2007年 11 月 24日 台灣

  凌晨三點半,在外面的天空還是一片漆黑的情況下,我一反常態清神抖擻的起床了。今天我們全家要開始我們的日本南紀之旅,搭乘早上9:15的飛機由台北飛往大阪的關西國際機場。一般來說,九點的飛機,我們大約要提早兩個小時,也就是七點到機場與團體集合,再加上從我家到機場大約有兩小時的路程,接泊車五點就會到達我家門口。我前晚還打著如意算盤想說乾脆就不睡了,因為睡不飽比不睡要糟糕。就在我把Wii搬出來打算給他玩個通霄的時候,老爹大人一聲令下 “明天五點就要起床了,你今天十點就得上床睡覺! ”當場令我夢碎Orz……   老爹的命令要絕對服從,於是本人上樓把行李整理妥當,洗完澡再這邊混混那邊混混,硬是拖到十一點多才睡覺。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興奮了,睡到兩點多便自動清醒,還是著想繼續睡回籠覺卻硬是睡不著,耗到三點半只好起來刷牙洗臉。 也許是受到日本那些美容服裝雜誌的影響,覺得日本女生們都非常的會裝扮,並且會覺得沒有裝扮的女生會沒禮貌,於是我秉持著 ”輸人不輸陣” 的精神,堅持把裝化得美美的,戴上隱形眼鏡,我們台灣妞就是不能輸給日本妞! 【友情提醒: 由於這趟旅程的飛行時間只有兩個小時,加上本人備妥了眼藥水在飛機上狂滴,所以眼睛撐的過去。如果飛行時數很長的,由於機上乾燥,氣壓較大,還是不建議配戴隱形眼鏡。】
  五點,車子到了,我們一路往機場前進。途中太陽漸漸的升起,在高速公路上,透過車窗欣賞著日出,其實台灣也很美。開心的同時,卻有忍不住有些緊張。其實,對於搭飛機,我總有小小的恐懼感。本人認為 “飛機是會愈搭愈怕的” ,我也曾經以很興奮的心情搭過飛機,但隨著每年往返台灣與紐西蘭,我的恐懼便隨著搭乘次數而增加。而且這次是要搭乘我所沒搭過的華航,加上它之前所發生的一些飛安事件,心情更是忐忑不安。 九點半,飛機開始在跑道上加速,我緊握著把手,口中念念有詞,把佛祖跟耶穌輪流拜了又拜,飛機穿過雲層不穩的振動令我覺得好像浮在半空中,我試著跟老媽聊天來分散我的注意力。漸漸的,飛行變的平穩,空姐們開始送餐點,我才鬆了口氣。
  十一點,機長報告開始準備下降,我的緊張感再度浮現,下降的氣流感覺比起飛時還不穩,機身的晃動加上瞬間下降對心臟造成的不適感讓我覺得有些呼吸困難,並且開始疑神疑鬼。突然間,原本在下降的飛機突然傾斜往上拉,我嚇了一大跳,搭過這麼多次飛機,我知道這絕對不是正常的降落方式! 機上的人開始交頭接耳,就聽見機長的廣播,說是因為關西機場暫時無法清出一條跑道降落,所以飛機必須在空中盤旋等待。我深呼吸一口,拚命告訴自己這只是小問題,一定會安全降落的!接下來的時間我不斷神經質的望向窗外祈禱,又回頭問老媽怎麼還不下降?
 十分鐘過去了,二十分鐘過去了,就在我快失去耐性的時候,飛機開始下降。望著海上的帆船愈來愈大,關西機場的跑道終於映入眼簾 【PS: 關西國際機場是填海建造的。】,機輪摩擦地板的轟隆聲以及煞車的作用力讓我不斷的在心裡喊 “加油!加油!” 十二點,也就是日本時間下午一點,我們正式降落在日本關西國際空港。我踏出飛機,經過海關的指紋以及照相檢驗 【此為日本新法規,來防範恐怖份子】,抬頭看見大大的 “Welcome to Japan” 字牌,大大呼了一口氣。
日本,我來了!

elliets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chamil
  • 去大阪啊~~我才剛寫完關西機場呢~
  • 這次其實是第二次去大阪了,依舊很愛她濃濃的文化歷史氣息~~~
    歡迎常來喔!

    ellietsai 於 2007/12/14 23:56 回覆